《黑骑士王国》--​瘦身俱乐部

瘦身俱乐部

虐恋活动对关注、亲密和信赖有极大的要求,因此,甚至偶然的交往也会导致很深刻的情感和长期的友谊。
——卢宾 (Gayle Rubin)

我在虐恋网上看到这样一则广告:瘦身俱乐部,让你在快乐中减肥瘦身。在一个月内减肥很多机构都能做到,在快乐中减肥没有人能做到。详情面谈。

因为胖,我已经用遍了各种方法,但是效果都不明显。“在快乐中减肥”是什么意思?吃苦都不管用,遑论快乐?带着好奇心,我前往广告上的地址。

这是鼓楼附近的一座深宅大院。从外表看是普通的老北京四合院,一进大门,马上给人别有洞天的感觉,装潢相当现代。
一位颇具绅士风度的中年男士接待了我。向我解释了这个俱乐部的减肥课程为什么会是快乐的:“因为我们提供的训练课程是用虐恋的方式来减肥的,其中包括大量的羞辱和体罚。而由于羞辱和体罚对于受虐爱好者来说是正中下怀的,是非常快乐的事情,所以可以在一个月的强化训练中,既达到减肥瘦身的效果,也能获得极大的快乐。”

阅读全文»

《黑骑士王国》--​坠落深渊

坠落深渊

她变成了自己的激情的奴隶,就和人们变成了鸦片的奴隶以后会忍不住去喝那甜甜的毒药一般。折磨和快乐在她是不可分的。
——冈察洛夫

我陶醉在目前的生活方式之中。
我是一个自愿的住家奴隶。主人是一个成功的商人,他是在秘密奴隶市场发现我的。

这个秘密奴隶市场设在一个虐恋高级会所中。愿意成为奴隶的人可以在那里自愿报名,然后参加竞拍,最终被出价最高的人买走。由于竞买的钱并不归组织者所有,而是直接放进以奴隶名字开户的账户上,所以并没有人违法。为了防止被买的奴隶收钱后私自离开,我们都会在成交后签署一份为期一年的服务合同,如果毁约就得不到这笔钱。所以,我们只要不喜欢可以随时毁约,跟主人各奔东西,但也就得不到这笔钱了。

阅读全文»

《黑骑士王国》--​桃子

桃子

有受虐倾向者渴望经历疼痛,但一般来说,他渴望的疼痛是由爱施加给他的。
——埃利斯(Henry Ellis)

他已经退休了,闲来无事,就到网上的黎家大院去转转。在那里有不少同好,也有不少影视作品,但是多数他都不喜欢,尤其是那些捆绑的。他是一位男主人,有时他还在QQ群上聊聊天,找几个奴隶网络调教一下。但是一点都不过瘾,他更喜欢现实中的真实遭遇。
他认识一位老年同性恋者,他一直记着他说过的一句话。那位老者已经年近八十,仍然精神矍铄,对生活兴致勃勃。他是一位知识分子,从年轻时代起,他就爱上了他们单位的一位工友。因为他喜欢长得胖大的男人,而这位工友恰恰是这么一个大胖子。但是由于害怕受到惩罚,他一直隐忍到退休,才向他心中的情人表白,现在两个人成了很好的朋友。老者对他说:“我的生活从退休那一天才真正开始。”好了,他现在也退休了,终于可以开始过自己真正喜欢的生活了。

阅读全文»

《黑骑士王国》--​黑白四章

黑白四章

美像鹤鸟一般高声啼叫,那声音使天地一振,但旋即消失。
——三岛由纪夫

白一章

不能说秀秀不爱她的工作。她在一个研究所的资料室工作,每天做的事就是整理调查数据,录入数据。她的工作量不小,有时候到下班还做不完,就不得不加点班。有的项目有交活期限,时间紧迫的时候也不得不加点班。但是多数情况下,没有交活时间要求,她只需要按照正常的节奏来做就行,可以不慌不忙、有条不紊地完成。干的时间久了,她慢慢摸出了一些规律,有时候找到一些小窍门,还有事半功倍的效果。比如一组数据以某个数值占绝大多数,她就先用复制把这个数字输入,然后依次把那些少数例外的数字改过来。领导对她的工作很少表扬,也很少批评,她是一个不拔尖也不落后的职员,就像她的相貌一样,不美艳也不丑陋,大大方方,平平淡淡,头一次碰面的人不会回过头来追着她看,也不会因为不好意思看她而垂下头。

阅读全文»

《黑骑士王国》--​反熵行动

反熵行动

生活若没有意义,则更值得人们去经历它。
——加缪

热力学第二定律真是一个残酷无情的东西:宇宙中所有的事物无限趋向于混沌,也就是熵增。人从出生,成长,到衰老,死亡,无限地趋向于解体,腐烂,化为细胞,在土中或空中消散;树和草也是这样,就连石头沙子也不能幸免。你可以想象这个过程像一场巨大的泥石流,摧枯拉朽,把一切可以称为美的东西消灭得干干净净,杳无踪迹,就像它们从未存在过一样。
我暗自下定决心,要搞一个反熵行动,虽然我明知最终胜利属于熵,但是我还是要跟它较量一下。
人不能活得太理性,什么事情都看得清清楚楚,明明白白,没有迷惑,没有痴迷。这样的活法最直接的害处就是你不可能爱上任何一个人。因为爱除了痴迷,什么也不是。不知从哪里听到一句可怕的话,如果一个女人在26岁之前没有恋爱过,那她一辈子也不会爱了。因为到了那个岁数,什么都看明白了,不会再陷入迷恋。我已经25岁了,要抓紧了。

阅读全文»